新的“收割者” 虎子娇娃 - 焦点 - 金网新闻网

新的“收割者”

2019-05-11 21:53:36 产品中国 分享

在比特币、区块链等概念逐渐走向大众的同时,与之相关的欺诈事件也日益增多,而且骗局日益复杂、精妙,也更加难以防范。

以“矿机”骗局为例,这是一个外表并不精妙,但内在却深谙中国民间社会运行法则的陷阱,以民间债务处置为骗局的发端,以熟人关系链为基础向外辐射,整个流程又结合了加密货币挖矿新概念为噱头,很多投资者在无意识中就被骗取了巨额的资金。

面对这类新骗局,不仅不少投资者不知道如何处置,在政策法规方面也处于空白或者滞后的状态,而这无疑又增加了整个局面的复杂程度。

1 “重新定义互联网财富格局”

2018年10月29日,郑州喜来登酒店迎来了一场非同寻常的盛大会议。

这场大会有一个很长、很拗口的名字——“2018中原硅谷首届(国际)创新科技盛典暨CAI百富排行启动大会”,主办方名叫“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

如今以这场论坛的名字为关键词进行,结果显示有两个广为认知的名字在事后的众多新闻稿中被重点提到,第一个名字是“胡润百富榜”的创始人胡润,第二个名字则是“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

事实上,参会者都知道无论是胡润和“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都只是这场会议的配角,这场会议真正的核心是另外两个当时外界都完全陌生的名字:一个名为CAI的虚拟货币和一款名为“蜗牛星际服务器”的矿机。

据当时的新闻报道,胡润本人出席了这场会议并发表了演讲,“见证全球唯一存储式应用生态CAI研发的启动”。对此,全天候科技曾联系胡润百富公司公关部求证,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当时,在这场会议上,还举办了一个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芯片研发中心入驻中原硅谷的揭牌仪式。

能请来胡润和中科院半导体所站台,这个“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是什么来头?CAI和“蜗牛星际服务器”又是什么?

事实上,如果你以“中原硅谷”或者“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为关键词在工商信息系统进行,会发现没有这样一家公司或者机构。据投资者介绍,这个所谓的中原硅谷,真正的名字叫河南链鑫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链鑫公司”)。

在网络上,关于名为CAI的虚拟货币的信息维度也极为单一,这个神秘虚拟货币第一次出现在2018年10月10日,当时多家区块链垂直媒体都报道了CAI上线新加坡AT交易所的消息。

甚至在投资者中,几乎没有人知道CAI币是个什么东东——CAI到底是三个英文单词首字母的缩写还是中文拼音?这个币的发行方是谁?有没有白皮书?很多投资者均表示一头雾水。

而在这场会议上,来历不明的CAI币前景被描绘得极为诱人,这场会议的众多新闻报道中都称其“作为当代互联网科技发展的下一个风口,它将重新定义互联网财富格局”。为了激发参与者的热情,中原硅谷还与胡润百富签订了战略合作,双方启动CAI百富排行榜。

作为会议的另外一个重点,“蜗牛星际服务器”矿机也被隆重推出。“越早期选择蜗牛星际服务器成为城市节点的用户,将会以更低的成本获取更多的CAI”,在网络上有文章这样描述这款矿机的前景,称“未来将享受到整个生态发展带来的巨额红利,从而有机会成为CAI百富排行榜中的一员”。

这款号称由中原硅谷、北京IPFS实验室等联合开发的机器被宣传的一个重要亮点,是能同时挖两种虚拟货币。“讲得是一机双挖,同时产出IPFS和CAI两种代币。”一位矿机的购买者表示,矿机公司当时宣传的是用户可以在IPFS的代币Filecoin上线前先挖CAI ,待Filecoin上线后,用户可根据收益最大化原则动态切换,形成CAI、Filecoin双挖。

在上述买家看来,这种宣传具有极强的诱惑力,虽然CAI币没有人听说过,但Filecoin则是一种较为知名的主流虚拟货币,“光挖这种币(CAI)我肯定不愿意,但是IPFS还是知道一点的”。

“两个月回本,0风险,躺着赚钱。”王悦称这是蜗牛星际服务器矿机打出的口号。

矿机销售人员向王悦提供的一份宣传材料称,投资者购买矿机的数量越多,每台机器每天挖的币就越多。“一台算力为每天生产47枚CAI,100台算力为每台每天生产70枚CAI,1000台算力为每台每天生产80枚CAI。”

这份资料这样给投资者算了一笔账:矿机每台售价为5875元,使用期限三至五年,按照当时每枚CAI币价值为1.40元计算,假如投资100台机器,总投资58.75万,每月回报高达29.4万。这意味着投资者在不到两个月就可以完全回本,“24小时随时可以卖出变现,一次投资,永久受益”。

王悦也发现,这个CAI币的价格一直在涨,在一家名为AT的交易所上线之后,第一天币价就涨了将近8成,从最开始的5毛钱慢慢涨到了1.4元,后来又涨到了2元左右。

随着币价的上涨,以王悦为代表的投资者开始大量买入矿机,王悦称自己先后买了85台矿机,“一开始只买了10台,后来随着币价的上涨,慢慢地加机器”。

按照一台矿机售价5875元计算,王悦总共投入了近50万元。但这点钱和其他投资者相比不值得一提。“我算是里面投入最少的之一。”王悦称,投资了一两百万的人比比皆是。据她所知,一个阿姨投资了7600万。

对王悦等投资者来说,投入巨额资金都是种子,他们希望自己能在改变财富格局的过程中占据一席之地,但这些希望落空了。

2 “钱没了”

所有关于财富的梦想在2019年2月14日戛然而止。

这一天,投资者们接到了两份分别来自AT交易所和链鑫公司发布的公告。AT交易所称,由于平台遭黑客攻击,导致大量QD币流失与蒸发,暂停交易,冻结时间为期3个月左右,交易钱包系统全部关闭,暂停提币。

而链鑫公司发布了一份公告称,2月7日公司高层在美国硅谷参加路演,未来所有的矿机由美国硅谷接手,CAI服务器全部参与百亿美金价值的硅谷新项目当中。

这两份公告对投资者们来说,释放出强烈的信号:AT交易所作为CAI币唯一的交易所,暂停交易意味着所有的币都无法流动,而链鑫公司的公告则意味着该公司高管团队已经不在国内而到了美国。

“这就意味着崩盘了。”一位投资者称,但是大部分人都难以接受这个现实。因为在停止交易前的1月31日,中原硅谷的分支机构合肥运营中心——合肥市新琨渤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琨渤公司)还发布了一份调价通知,称接到总部的通知,自2月11日起,矿机每台机器上涨3000元,从5875元涨至8875元。很多投资者为了避开价格上涨,大量囤积机器。

不过王悦认为,这个事情在1月份就已经有预兆出现:此前的1月25日,AT交易所发布了一则关于CAI币停止交易的公告,理由是系统维护升级,无法交易。公告称,2019年2月1日之后恢复交易。在这段时间前后,CAI币的价格一直在下跌,从2元左右跌到了五六毛,“最低的时候价格跌到了7分钱”,但是即便是这个价格也已经没有交易了。

到了2月底,即使是最坚定的一些投资者也开始觉得问题没那么简单了,不仅AT交易所的网站和App都无法打开,挖币App也打不开了。

“矿机销售公司的高管也开始失踪了,打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找不到人了。”王悦表示,与此同时一个可怕的传闻在投资者中流传:链鑫公司的老板已经逃到美国了,而新琨渤公司的高管在最后把投资者的钱分赃了。

王悦自己算了算,买机器的钱减去自己卖币回本的钱,大概亏了40多万。她还算幸运的,还有很多人一个币都没有卖掉,“最惨的是有一些人刚收到机器,甚至还没有收到机器,CAI币就无法交易了”。

CAI币的崩盘到底牵连了多少投资者和资金,目前没有人说的清。根据一位投资者的估计,仅仅在安徽合肥一地,购买矿机的人就有三四百人之多。

根据全天候科技拿到的一份中原硅谷合肥运营中心(合肥市新琨渤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12月的销售统计表,其中显示仅仅在12月份,该公司销售的矿机数量高达13747台,销售额达7300多万元。“实际销售的机器应该更多,因为有很多都没有登记在这个表上。” 该公司一位前员工透露。

而这或许只是冰山一角,王悦估计,仅在合肥一地,矿机的存量应该在3万台左右。然而合肥只是中原硅谷的一个运营中心而已,其真正的总部在郑州。“那里受害者应该更多。”王悦认为,除此之外,在湖北、四川、江苏等地也有人买矿机。

在圈内,有人猜测,这个矿机牵涉的资金可能在20亿左右。CAI没有重新定义互联网财富格局,却改变了很多人和家庭的命运。

全天候科技了解到,在投资者当中,有两个群体损失惨重。

第一个是中老年人群体。多位投资者都提到,矿机的投资者们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点就是年纪偏大,大多是老年人。一位投资者对全天候科技称,他估计受害者的平均年龄在50多岁以上,“七八十岁的都有”。

这些老年人之所以损失惨重,一方面是都有一定的财富积累,要么家境都在小康水平以上,多位参与投资的人士都表示,自己家里是做生意的,要么他们在用多年的积蓄进行投资。

另外一个损失惨重的人群则是以李炔(化名)为代表的矿机销售人员,实际上他们既是矿机的销售者,也是矿机的投资者。

李炔表示,很多销售除了卖矿机,自己本身也买了很多矿机。她自己只买了30台矿机,而身边的很多同事甚至买了几百台。 在CAI币崩盘之后,他们不仅血本无归,不少人还因此欠下巨额债务。

她表示,很多销售自己买了矿机都是因为公司领导的“忽悠”,“放心推广,我们是有实力的,这栋大楼都是我们的。”领导们说,他们甚至鼓动员工们自己贷款买矿机,“如果亲戚朋友觉得不信任,你们完全可以拿自己家的房子、车子给他们做担保。”

在公司鼓动下,有些销售真的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身边有个朋友拿了自己的房子做抵押,筹资100多万,买了300多台机器。如今币市崩盘,一个月要还银行4万多块钱,“走投无路了”。

3 神秘的“朋友”和“解债”模式

吊诡的是,对一些连智能手机都用不好的老年人来说,他们为何会参与区块链这种很多年轻人都看不懂的项目呢?

李炔认为,很多老年人之所以参与其中,主要原因是亲戚朋友的互相介绍。

多位投资者都表示,他们和矿机销售公司的高管们都是因为一种叫“解债”的业务而成为了朋友关系。据他们证实,中原硅谷合肥运营中心(新琨渤公司)的前身是一家解债公司,名叫“安徽省国泰众合中小企业经济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2018年11月,这家公司改了名,不再做解债业务,而改做矿机业务。“除了名字换了,领导和里面的老员工都一模一样。”

按照投资者们的说法,安徽省国泰众合中小企业经济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大概是从2017年左右开展的业务,做解债业务有两年左右的时间,此前一直没有出过问题。

李炔的父母就是在解债的时候认识了其公司的高管“梅总”,最开始半信半疑地尝试解了3万块钱的债,之后就对这家公司产生了信任感,陆续又解了更多债。

2018年12月份,在“梅总”的介绍下,李炔到新琨渤公司上班,主要工作就是销售矿机。一份招聘广告显示,当时这家公司以很高的薪资对外招聘,“拼命干一个月可以拿到5万元以上的待遇”。她表示,矿机的销售除了基本工资还有提成,50台以下每台提成6%,50台到100台提成7%,100台以上提成8%。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