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还有没有未来? 星苹果乐园演员表 - 新闻有态度 - 金网新闻网

  1. <ul id='hertsz'><button id='hertsz'><style id='hertsz'></style></button></ul>
  2. <pre id='hertsz'></pre>
  3. <dl id='hertsz'></dl><strong id='hertsz'></strong>

          办公室还有没有未来?

          2019-06-11 02:44:32 产品中国 波波夫 分享

          巴尔扎克说幸福没有历史。办公室也没有。

          在20世纪之前所有西方伟大文学作品中,几乎没有描写办公室生活的,因为实在不值得一写。蜷缩在阴暗窄小办公室里的大部分都是书记员,他们从事着抄抄写写的机械劳动,要么面黄肌瘦、形容枯槁,要么肚子大得快垂到大腿上,总之,是群可怜而乏味人。

          只有赫尔曼·梅尔维尔是个例外,他在1853年发表的那篇杰出短篇小说《录事巴托比·一个华尔街的故事》中,第一次把在办公室里的人作为小说的主角,而办公室人员第一次在文学中登场,诡异而荒诞。

          在华尔街开业多年的老律师已请了三名雇员,但随着办公室业务扩增,他又聘了一位名叫巴托比的年轻人来担任抄写员。新来的巴托比在抄写上展现了超群的稳定力,比今天互联网公司流行的996工作制还拼,他的加入让老律师感到安心,便想要委以其他任务。

          怎知在一次请巴托比协助校正工作时,他拒绝了,不止如此,除了抄写之外,其他业务一概不做,全都以一句我「不愿意」回应。他的态度惹恼了老律师和其他同事,就算老律师质问拒绝的原因,他也不愿回答……后来,他被投入大牢,绝食而亡。

          在《录事巴托比》发表的年代,办公室还不是一个流行的工作场所,整个美国大概只有不到5%的劳动力在办公室谋生,纽约之外,办公室职员甚至都不被看作是一个正经的职业——不种地、也不铺铁轨、不炼钢铁、也不锻打刀枪。这群人与大自然隔离,体会不到四季轮换,生命的意义也无从谈起。他们不生产任何东西,最多只是文件。

          办公室职员们大都身体羸弱、过于阴柔,缺乏体力工作者们傲人的肌肉和雄性气魄,连带着他们的着装也受到当时媒体的批评——他们不穿劳动人民标配的绿色工装衬衣,但又买不起昂贵的带领子的商务衬衣,于是只能买来浆洗得洁白耀眼的假领子别在衬衣上。

          从那件假领衬衣起,人们就对白领阶层充满了欲罢不能、无法克制的戏虐冲动,无论是爱伦·坡的小说还是后来斯科特·亚当斯开创的呆伯特漫画。巴托比的丧就这样一路从19世纪传染到21世纪。美国人发明了格子间,方便人们在那里孕育梦想,而白领梦就是关于自由和升迁的承诺,只不过十梦九空。

          对于有尚武传统的山姆大叔来说,美国梦的褪色,正是始于办公室的崛起,西部牛仔的彪悍被华尔街的贪婪和硅谷的夸夸其谈取而代之。

          但对于办公室的反抗,终究没有出现一位卓别林式的人物振臂高呼,只是在一部邪典电影《办公空间》里飘荡出那句有气无力、颇为自哀自弃的台词:「生而为人,并不是为了待在狭小的隔间内,对着计算机屏幕坐上一天又一天。」

          屏幕是格子间的中心、格子间构成了办公室、办公室堆砌出了市中心、市中心勾勒出了天际线,天际线又描摹了数十年的轮廓。

          19世纪末,随着制造业、商业分工的日益细化,几乎所有的行业都经历了工厂和办公室的分离,办公室的工作也从最初的书记员细分到会计、法务等数百种职业,办公室还帮助城市塑造了市中心的概念,也最终成为21世纪的劳动力最为主流的就业形态。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