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华为没放弃美国市场 但美国不需要我们 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 - 新视野 - 金网新闻网

任正非:华为没放弃美国市场 但美国不需要我们

2020-02-10 16:43:12 观察者网 网易 分享

(原标题:任正非答CNN:尽管我们很友善,但美国人民拒绝让我们服务)

12月3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任正非11月26日接受CNN采访纪要。

采访中,CNN记者Kristie Lu Stout提问:如果特朗普总统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把它变成法律,那它就会影响中美贸易战,继而影响华为的未来,对吗?

任正非:不会,因为我们已经不做美国市场,怎么会有影响呢?我们也不打算去为美国人民服务,因为美国人民不需要我们了。

Kristie Lu Stout:那华为是不是已经完全放弃美国市场了?

任正非:现在也不能说完全放弃美国市场,我们也要争取美国宪法所赋予的权利。但是美国人民拒绝让我们服务,比如AT&T、Verizon等运营商不采购我们的产品,尽管我们有很友善的心,那也只能不给美国人民提供服务。美国是一个自由社会,应本着开放的精神容纳世界各种力量,但是美国正在背弃这种精神,那它将来是不是还能领导世界呢?

以下为文章全文:

1、Kristie Lu Stout,CNN驻香港主播、记者:任先生,感谢您邀请我们到访深圳华为总部。我非常期待今天和您的对话。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中国最近刚刚推出了全球最大规模的5G网络,华为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消费者对此的反应却有点不温不火,您觉得要做些什么才能改变这一局面?

任正非:第一,网络才刚刚建设,还不够完善,消费者还不能完全感受到5G给他们带来的体验。预计明年中国市场销售的5G手机将达到2亿台,估计大家的感受就会很充分了,特别是1000多元人民币的5G手机做出来的时候,个人消费会有一些体验。

第二,5G是对工业自动化、对人工智能的促进,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人工智能刚刚才兴起,它需要低时延、大带宽、大流量。它深度学习,建立模型,这些都需要一个成长过程,所以不会很快就热销。

任正非 图自心声社区

2、Kristie Lu Stout:虽然华为面临来自美国的很大压力,但是业务仍然保持增长。华为在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销量也在不断提升,在中国市场以外也在赢得新客户,包括国际运营商客户。这些是不是能证明美国的打压并不能打败华为?

任正非:因为华为公司从开创至今,经营观念是坚决拥抱全球化,通过全球化产业链的合作,服务全球社会,这是我们的初衷。但是我们早就觉察到,我们和美国之间也存在着各种不确定的矛盾,所以我们自己也要有一些准备,当美国不卖给我们东西的时候,我们还不至于死掉,还能够自立。从现在来看,我们生存下来,在短时间不会有问题了。但是我很担心的是,3-5年以后我们是否还能持续领先世界,这是我们要研究的问题,已经提到我们的议事日程上来了。

3、Kristie Lu Stout:华为能否保持在智能手机市场的领导地位?现在华为的智能手机销量虽然还在增长,但是增长仅限于中国市场。禁止华为使用谷歌应用确实对华为海外的智能手机销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如果华为只能在中国销售智能手机,您会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吗?

任正非:我认为,不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如果美国明确谷歌GMS生态系统不给我们使用,那我们自己的系统也是会投入使用的。我们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在2-3年内完成世界生态系统的整合。

Kristie Lu Stout:所以即使没有谷歌以及正在等待美国政府批准与华为做生意的其他公司,您也有信心未来华为智能手机的业务布局将会是全球化的?

任正非:我们在供应链上坚定不移地拥抱全球化,欢迎美国公司加大对我们的供给,然后我们大量使用它们的零部件,形成共赢。当美国公司不能给我们供应的时候,我们是有替代方案的,如果替代方案出来以后,已经比较成熟和稳定,那再切换回去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因此,这个时期对大家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时期,希望美国政府要考虑一下美国公司的利益。华为公司的态度就是坚定不移地拥抱全球化,不会孤立地走自主创新、自力更生这种封闭道路。但是,也不能说我们各方面不去努力,万一出现美国公司就是不供应零部件的情况,那我们也要生存。

4、Kristie Lu Stout:微软刚刚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能够继续向华为供货。您觉得谷歌也能获得许可吗?

任正非:微软拿到许可,有利于微软体系继续在世界迅猛发展。因为我们PC、服务器等这些体系的生产量还是非常大的,所以会支持使用英特尔、微软系统,加大这方面的发展。

我们自己也做了鲲鹏芯片、泰山服务器,其实我们并不是一心一意要走向全社会的,我们是为了防备万一得不到供应的时候,我们自己的体系是稳定的。如果我们有充分的供应安全保障,作为备份的第二系统其实是不需要的,就因为没有安全保障,我们才做了备份系统。大家要知道,世界上能作出CPU是极其艰难的事情,我们要耗费极大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才能实现替代和备份。这对于我们一个很穷的公司来说,要做这么大的备胎,那要付出多大代价?有些事不得不做,也不是心甘情愿地做。

所以,我们欢迎微软、英特尔这种开放的态度。本来全世界就是它们占领了最大的市场份额,如果它们突然说不要这部分世界了,要让一些给别的技术体系,我感谢不过来,对不起他们。

Kristie Lu Stout:假设谷歌不能够拿到向华为继续供货的许可,华为有没有备份计划?

任正非:有,而且规模很大。

Kristie Lu Stout:有没有收到确切消息说谷歌的申请已经被美国政府给拒绝了呢?

任正非:没有。

Kristie Lu Stout:华为现在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在没有谷歌的情况下,华为有没有可能做到世界第一?

任正非:我想,应该说不会有问题,但需要时间。

Kristie Lu Stout:需要时间?但是如果没有谷歌的话,怎么能突破海外市场呢?

任正非:我讲的“时间”就是指海外市场。因为明年、后年我们就能重返海外市场,我们完全有这个能力和决心。

5、Kristie Lu Stout:我们现在来聊聊5G。美国一直在给其盟友施压,包括最近向加拿大、英国和德国施压,让他们不要在5G上与华为合作。我刚才提到的那几个国家对于和华为在5G上的合作是持开放态度吗?

任正非:是的,它们是开放的。世界各国主要是在比较到底谁的5G更好,运营商是知道的,它们的政府官员也知道,只是少数政治家从政治角度出发,有他们的想法。但是,还是有人从现实主义考虑的。

Kristie Lu Stout:现在已经有一些国家拒绝了华为的5G技术,比如说日本、美国和澳大利亚。但与此同时,还有一部分国家是华为5G的坚定支持者。所以在5G上,似乎出现了这样一种分裂的迹象。您觉得现在中美之间的5G技术战,有没有可能造成5G的进一步分裂,从而使得5G的真正价值无法实现?

任正非:世界很大,不可能形成一个统一的供应商的局面,多个供应商对社会进行供应,是正常的。但是5G的标准只有一个,如果有人想另立标准,它和别的标准不能连通,怎么办?因此,即使有些国家不用我们的设备,但它还是会用其他制造商的设备,最终都要连起来,促进人类社会的进步。不是只由华为来促进人类社会,5G是世界的、是大家的、是共有的,大家共同来促进世界的发展。

6、Kristie Lu Stout:随着技术变得越来越复杂,信任有多重要?

任正非:由于技术变得越来越复杂,技术能力比信任更重要。因为只有信任、没有能力,做不出产品来是没有价值的。把产品做出来了,你不信任,但总有人信任,他们用了以后,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有促进,这就给不用的国家一个提醒“你不用,就会落后的”。比如,英国人刚发明出火车的时候,社会对火车的评价也有负面的。中国第一次使用火车,认为火车很恐怖。慈禧太后坐火车时不坐火车车厢,她要坐火车头前面放的那把椅子,她说“不能有谁超越皇帝”。但是火车给社会带来巨大进步,原来阻挠火车发展的国家最终也是火车遍地。

所以,任何东西有先进性,它一定要造福一个地区的人类。当被造福的时候,人们就会感受到这个新技术对他们是有好处的,而不会去排斥新技术。纺织机械最初是英国发明的,当时工人们也把纺织机械当成恐怖的威胁,用铁锤把它砸掉。但是至今,全世界最好的衣服面料还是英国产的,说明先进技术对一个国家的促进就给周边国家做了榜样。我想,这种榜样的力量将来是无穷的,人们会去比较、鉴别。

Kristie Lu Stout:近期美国的联邦通信委员会出台了一个针对华为的规定,本质上是说我不信任华为,所以农村的电信运营商不能使用联邦政府的基金或者补贴来购买华为设备建网。我们也知道,华为计划对抗这一决策。为什么您认为这么做很重要?你们打算怎么对抗?

任正非:华为公司是商业公司,目的就是为全球人类提供良好的信息服务,我们不是以政治目的为中心的。本着这个原则,在非洲、在高山、在热带雨林……很多艰苦地区,我们都去提供服务。

当然,我们也愿意给美国人民提供服务。当年我们希望给美国大运营商提供服务,但是给大运营商提供不了服务,就给一些小运营商提供服务,以体现我们的价值。因此,美国政府这个决定是违反了政府要为人民服务的政策的,那是由它和它的人民去沟通解决的问题,我们只是一个供应商,不介入解决问题的冲突。但是美国政府这样做是违反宪法的,因为美国宪法表示就是要为老百姓服务。

Kristie Lu Stout:所以您的观点是美国政府正将政治和贸易战置于消除数字鸿沟之上,对吗?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