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近东两会又双叒叕聚焦物流,为何他对物流如此上心? 生命方舟4攻略 - 聚合 - 金网新闻网

张近东两会又双叒叕聚焦物流,为何他对物流如此上心?

2020-06-29 13:08:00 龚进辉 分享

  又是一年两会时,围绕国计民生的两会提案成为各界关注焦点,而不少互联网大佬身兼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他们的提案往往备受瞩目。这不,最近,全国人大代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的两会提案已出炉,聚焦城市物流建设,建言加快推进新能源、新技术应用,给我的印象是既接地气又不失专业。

  今年是张近东第18次走进两会,有媒体统计,从2003年首次参与两会至今,他多达13次(含今年)聚焦流通领域,力推现代物流全方位、多层次发展,对物流业的重视可见一斑。换个角度看,张近东为物流业升级操碎了心,根本原因在于痛点够痛,制约行业发展。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要持续支持电商发展,快递进农村,推动制造业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从而实现工业互联网升级,加速智能制造,促进消费回升。其中,物流服务、到家体验是提升服务水平、促进消费回升关键的一环。

  尽管张近东对物流业格外关注,但每年提案侧重点都不尽相同,而是紧贴当下行业热点,优先挑最棘手、紧迫的问题着手。今年他的提案主要集中在物流园区建设、新能源车辆路权、末端配送三个方面。其中,后二者是当下热点,绿色物流大势所趋,疫情促使线上订单激增、丰巢收费风波则把末端配送推向前台。

  绿色物流:让新能源专用车跑起来

  未来物流业,快只能保证不输,“绿”才能赢。不过,目前燃油货车仍是城市货运的生力军,存量不下千万辆,而新能源专用车的普及进度却非常缓慢。数据显示,今年Q1,我国新能源专用车销售5303辆,同比下降52.2%。明眼人都看得出,与燃油货车相比,除了环保,新能源专用车的最大优势在于用车成本和维保成本更低。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代表未来的新能源专用车替代速度如此不尽如人意?症结在于路权。数据显示,今年Q1,新能源专用车销量前三的城市分别为深圳、成都、沧州,而深圳夺冠的根本原因在于路权开放政策好。事实证明,路权开放是推广纯电动物流车发展的第一要素,起到巨大推动作用。

  除了深圳等少数城市表现优异,全国绝大多数地区新能源专用车路权政策都有待松绑,严重制约行业发展。其实,不光新能源专用车路权受限,常见的燃油货车路权也好不到哪里去,为了缓解拥堵和交通污染,很多城市规定燃油货车要么不允许进城,要么只能深夜进城,城区配送只能依靠客车、轿车、摩托车、三轮车等拉货,导致物流配送效率低且不安全。

  不得不说,货运实在太难了,更为扎心的是,疫情期间用户对电商依赖性加强,防疫物资、民生物资等生活必需品走俏,它们对物流时效要求较高,无形中对干线运输、末端配送等提出更高要求,而且未来可能成为常态,这让路权受限的货运压力山大。

  对此,张近东建议:1、加快推动城市绿色货运配送示范工程建设,放宽新能源专用车路权限制;2、加快推进城区配送企业燃油车更换为新能源专用车比例;3、加强城区周边物流园区建设,形成规模效应,集约化配送。在我看来,他的三点建议紧贴行业风向,直击城市货运痛点,并针对性提出解决方案。

  放宽新能源专用车路权限制、提升新能源专用车的使用比例很好理解,因为政策是市场的风向标,路权是开启市场的钥匙,当这两项明朗后,加上补贴这一推动市场的动力,将大大激发仍处于观望中的用户消费热情,使新能源专用车市场步入发展快车道,业界预测新能源物流车替代空间将达到上百万辆。

  其实,国家相关部委十分鼓励新能源专用车的发展。今年4月2日,国家邮政局联合工信部发布《关于促进快递业与制造业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指出鼓励快递企业淘汰更新老旧车辆,提高新能源物流车使用比例。一周后,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司长孙光奇表示,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速度不断加快,轻型及中重型老旧柴油货车均可逐步通过新能源专用车来替代。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指出,要重点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

  张近东的建议与中央决策层的思考不谋而合,将进一步推动新能源专用车相关政策的规则细化和地方落实,既助力城市物流降本增效,也能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值得注意的是,他还提出合理规划物流园区专业用地、加强城区周边物流园区建设,这一建议也十分到位、实用,最大利好在于发挥集聚功能、促进区域经济发展、提升物流服务水平。

  末端配送:快递员配送+无人配送

  众所周知,末端配送始终是物流业的老大难,3年前圆通一处网点爆仓事件仍历历在目。当时,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指出,目前快递最大问题在于末端配送。“城市配送为什么难?难在三方面,网点安家难、车辆派送难、快递员雇佣难。”经过3年努力,末端配送体验较过去有一定改善,但仍无法让用户真正满意。

  今年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使一众电商玩家面临幸福的烦恼。幸福的是短期内线上订单激增,烦恼的是不仅要在快递员尚未全面复工的情况下保障履约效率,还要思考如何将无接触配送落到实处,避免快递员和用户交叉感染。同时,前不久,丰巢“收费门”引发外界关注,尽管被约谈后在收费时间方面略有让步,但并未从根本上改变丰巢的收费性质,仍引起不少用户抱怨。

  由此可见,末端配送想要同时兼顾配送效率和服务品质并不容易,最后100米难倒英雄汉,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末端配送之所以长期成为快递企业的薄弱环节,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发展不均衡,即快递企业更为重视干线运输网络和大型分拨处理中心的转型升级,基层网点所处的末端网络反而被冷落。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编辑: